《新世界》怀疑过周老板,高医生,我们却忽略了监狱里的他

娱乐新闻 2020-02-14

《新世界》播出到现在,想必大家都懂了吧。就是在剧集没有结束之前,小红袄的真实身份是不会出现的,尽管之前网上有很多猜测,到头来也只是枉然。

不过这部剧有一个特点,就是伏笔与细节特别多。有时候仅凭前期一个细节,就可以推测出整体的剧情。

《新世界》怀疑过周老板,高医生,我们却忽略了监狱里的他

比如在第5集时,金海徐天他们被国民党31军抓到了紫禁城。当时他们走了出去,金海走的是南池子,铁林走午门,徐天走天安门。南池子是平民所住之地,午门是极凶之地,天安门是新中国成立的地方,是走向共和的地方。这一切不正好是后面三兄弟的选择吗?

另外,铁林在醉酒之后折断了徐允诺十分看重的盆景,而在最新的剧情中我们也看见了,铁林以外打死了徐允诺。

《新世界》怀疑过周老板,高医生,我们却忽略了监狱里的他

而同样的道理,在小红袄这件事情上,只要我们多关注细节,也会有所收获。

让我们将目光先回到案发现场,

当时,小红袄劫持了正在去白纸坊的小朵,可是却被小朵咬伤了左手。本来以为小朵可以逃之夭夭,但却不料小红袄又再次出现在白纸坊警署的草丛里,第二次对小朵下了手。

《新世界》怀疑过周老板,高医生,我们却忽略了监狱里的他

在这里请注意,是两次,而且还是凶手提前知道小朵的位置。由此可见,小红袄不仅观察过小朵并且还对小朵非常了解,知道她和徐天的关系,要不然又怎会埋伏在徐天的警署呢?

如此说来,此人必然是熟人,一个日常生活在小朵徐天周围的人。像后来大家怀疑的周老板,高医生等,这些陌生人的洗白都为我们很好地证明了这一点。

那么,这个熟人到底是谁呢?

根据田丹的分析,在综合各种事实,有一人嫌疑最大,他就是监狱里的十七,一个我们一直忽略的角色。

《新世界》怀疑过周老板,高医生,我们却忽略了监狱里的他

十七吧,不知道是怎么,他在剧中的镜头特别多,并且每次上镜都在关键时刻。

第一次,田丹入狱时,十七出场给田丹拍了照。

第二次,徐天给田丹看他拍的小朵照片时,十七在门外一直盯着。

第三次,徐天在请教田丹小红袄案件互相摸肚子时,十七躲在门后一直偷听,并且十分专注以至于刀美兰她弟弟八青逃狱了,他都不知道。

第四次,田丹中枪,金海派手下取药。当田丹给自己的肩膀上药时,所有人都背过身去。可是这时镜头给到了十七,他偷偷瞄向了田丹的香肩。

《新世界》怀疑过周老板,高医生,我们却忽略了监狱里的他

《新世界》怀疑过周老板,高医生,我们却忽略了监狱里的他

而到了第五次,更为关键。

田丹在监狱中上药时,田丹让十七转过身去,可是十七却又偷偷转过身偷瞄了几下。

并且在给田丹递白药时,十七十分颤抖。为什么呢?是鲜血刺激了他?或者是第一次见女人身体,紧张?

《新世界》怀疑过周老板,高医生,我们却忽略了监狱里的他

以上五次,虽说不是十七的全部镜头,但是是不是很巧合,十七这么一个普通狱卒怎么会和田丹扯上关系,并且非常关注小红袄事件。除了这是剧组设置的一个伏笔外,真的很难解释。

然后,我们在将这五次与田丹的分析作一对照。有稳定职业,会拍照,喜欢观察女人,十七真的是样样俱全,唯独差了独居。

《新世界》怀疑过周老板,高医生,我们却忽略了监狱里的他

可是在剧中,金海也有提到,十七家中有一老母亲瘫痪在床,这不正等同于独居吗?

此外,我们在来看看小红袄的第五次出现,那时候是一个清晨,小红袄作案很匆忙,在现场只抽了一根哈德门。

《新世界》怀疑过周老板,高医生,我们却忽略了监狱里的他

而在这之前,镜头给到了金海,金海问华子,十七呢?而华子表示他没看见。很明显,时间线也很符合。

而对于作案动机,剧中曾多次强调十七不爱钱,一次次推辞金海给他的金条,可是他家中老母有病不正是缺钱吗?只能说此人有怪癖。

由此种种,十七真的很有嫌疑。有可能十七就是小红袄,你们认为呢?

Top